• 冬日信札 - [随笔]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hua09-logs/32636578.html

    朵渔好:

     

    近来读诗、写诗都少,在我有限的视野之内,找到这些诗,找到几个可以称之为隐蔽的诗人。我是说,他们在所谓的诗歌界大体上不为人知,有的仅仅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被称道,有的甚至从没听说过。我作此选,是因为看到那些成名已久的诗人,大多在维持一种惯性写作,因袭自己已有的技艺与声名,而难以让人眼前一亮。因此,在陌生者中间读到一些新鲜的诗歌,总是一件开心的事。

     

    臧北,可以被称之为一个枯守心灵的乡村牧师。他的诗缓慢、绵长、安静,有一种宗教气息,也不缺乏诗性的质朴。在小海题赠给他的一首诗里,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而这一次,是第一次读到他的诗歌。伊有喜,祁国所创“荒诞派”的成员,但他的诗一点都不荒诞。非但不荒诞,反有一种俗世的温情与命运的苍凉之感。对于诗歌,他有很好的直觉,语言、思维方式都脱离了庸常。史竞舟,女性,年轻,其余不详。她在自己的博客里随性写下一点可以称之为诗的文字,但是,她大概从没有将它们当作诗歌示人。我翻看她的博客,从20062月到现在,两年零八个月,只有500多一点的点击率,除了她自己,很少有人能找到她。我喜欢她诗歌的鲜活、凌厉,直击灵魂。张3,“橡皮写作”的元老派,“废话诗歌”的重要诗人,在我的印象里,他的生活仿佛除了喝酒就是写诗。这是真正以诗歌为生命的诗人,但他永远都不会自己说出来。他的诗也是他生活乃至生命的见证。针对乱七八糟的诗坛子,他说,一生只做一个“博客诗人”何妨。因此,去他的博客读诗,成了朋友们持久的乐趣之一。

       

    今天上午有很好的阳光,我坐在窗前写下以上的字,就沐浴在这美好的冬日阳光之中,温暖而干净。在我,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岁月忽已晚。2008年很快就要过去了,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也有太多的一言难尽。而未来,似乎更加迷茫而不可知。谁知道呢?只有与诗歌相处的日子里,我们才卸下沉重的负累,拥有那短暂易逝的快乐。哦,因为短暂,所以巨大。

     

    遥颂冬安!

    风华于黄河入海口煮砚室中。

    20081031

     

    分享到:

    评论

  • 已收到,非常好。时至年末,心慌意乱,无可写,贴信凑数。电脑崩溃,没贴到网上的东西全丢了。。。
  • 啊。。书收到了吗?
  • 风华,强烈抗议刺眼的黑底白字,请改成正常人类能够接受的配色!

    王佩发自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