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楼里的人脸 - [随笔]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hua09-logs/32155630.html

       

        因为自己与朋友的一些事,近日里几次出入大楼。从前去北河,无论办事还是找人,总是尽量不去那里。在楼下等,或者干脆去酒店里。因为大楼上的人,有头有脸有些地位的,大部分虽还是从前的老面孔,同事,同僚,老乡,老兄,但时移事易,沉浮八载,很多人已经模糊难辨。见了面,一看就知道哪些笑容是挤出来的,像牛奶兑了三聚氢氨;哪些笑容还或多或少保留了一点旧情,似褪了色的老照片。自古官场无情,比之勾栏瓦肆更甚。少时熟读唐诗,犹记得罗隐的那一首《赠妓云英诗》,虽让人心生凄凉,但相比此时心境,还更温馨些儿,毕竟是同病相怜,天涯沦落,不比得那些小人得志面目可憎。

     

        前几年,新的大楼还未使用之时,到老的大楼上去,还有一种回家之感。因为自己称得上是大楼的元老,并还有从前的办公室在。去职之后,一位接一位坐在从前办公室的,也都是自己悉心栽培的旧部。排闼而入,室内人慌忙让座,自己则大喇喇坐过去,谈笑风生,宛若从前。如今大楼高了,宽了,多了一些森然之气。加之逾时既久,人情稀薄,楼道相遇,再看上去,谈笑之际人的脸皮动作方式与部位不再相同。所以,也就更加不愿到大楼上去了。前段与朵渔信中说到一种耻辱之感,于今想来也是一种生存常态。这些年来,人生充满动荡,生活时时变迁,只有耻辱感挥之不去,常自盘踞心头。不过转念一想,2008,已经够荒诞了,我哪还有资格在这里顾影自怜。想起才让兄弟写给我的信,那一股沉郁忧愤,那一种灵魂之痛,我这点自找的小耻辱又算得了什么——

     

        大楼里的人脸?去他妈的吧!

     

    分享到:

    评论

  • 比之契诃夫的《变色龙》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