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日札(5) - [日志]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hua09-logs/29990892.html

           接到长征电话,匆匆赶往滨州。一路询问,找到那家名为避风塘的酒店。严冬带着他的新女友小石,也许是小时。还有淄博及滨州、博兴的七、八位,男女都有,除许烟华外,其余皆为第一次见。

          值得一提的是,我对严冬的新女友很满意。

          酒后,将严冬及其女友送到车站,然后让酒醉的长征回家休息,让刚认识的小兄弟黑银带我去“五湖四海”看一下。长征不下车,非要一起去,结果还是长征久经考验,眼看着不行了,却始终坚挺着与我谈话;而黑银只顾呼呼大睡。

         原来所谓“五湖四海”我已经来过一次了,只是不知道它的名字。似乎是前年吧,我和育邦来滨州,与来滨州玩的普珉、岩鹰会合,我们俩就跑到这里来过,那次,育邦还把他的手机丢了。

         从“五湖四海”出来,去画家赵先闻兄的画室。老赵于20年前即以自创的“拓彩”画法而闻名画坛,于今更是人画俱老,别有洞天。正谈笑间,长征约《齐鲁晚报》的老王至,又去喝酒,又是避风塘。避风塘的经理小朱过来敬酒,午醉犹未醒的长征说,这是我亲老婆。

         想起有一次通话时叮嘱长征注意身体,长征在电话那头提高嗓门以便压过酒席上的众人:“你放心,我有酒撑着,没事儿。”

        本来是要劝他少喝酒,一句话让我无言以对了。

    分享到:

    评论

  • 哈哈,有意思。问好兄长,那天老严有约,可雒武一家到莱芜,因时间紧,没去成滨州,遗憾。下月八、九号极光在钢城颁奖,兄长一定要来!
    回复忘川说:
    好,如无特殊情况,去吃棋山炒鸡。
    2008-10-10 11: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