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随笔]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hua09-logs/27804228.html

        我不是一个胸有大志的人,从来没有挽救诗歌的决心和毅力;我不是一个高级趣味的人,从来没有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的理想和目标。我写诗,只是出于自身的需要;我不泡马子,只是由于暂时还没遇到比我老婆更好的姑娘。我写诗,得到朋友们的欣赏,那是因为我的诗里有真情;我著文,受到朋友们的称赞,那是因为我说了真话。说真话并不是人人都会,有时候它是一种能力:于假相中发现真相,从垃圾中找到金子;有时候它是一种勇气:把自己置于悬崖边上,而面前却是一群混了半辈子的江湖大佬,“四大恶人”。我因为写诗而放纵了自己,因为说真话而得罪了别人。每一个学院中的老头都有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能力,因为他身边聚集着众多的徒子徒孙;而我环视四周,只有寥寥二三相知的朋友。但是,幸亏历史并不是从大学里形成的,我们还拥有一个广阔的民间。然而身处其中你才能发现,民间从来就不是一方纯净之地,魑魅魍魉,贼眉鼠眼的家伙到处都是。临风而立,衣袂飘飘,才发现了自己的瘦弱与苍白。撤退吗?哪里还有一片宁静的山河?退守自己的心灵?却发现也早已千疮百孔。 

     

    分享到:

    评论

  • 浮世尘缘,
    一生一灭,
    拈花一笑。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菩提,
    一瞬便是永远。
    (顺便汇报:学了近两年的车,本月终于有时间考车,昨天傍晚顺利通过科目三考试,过几日终于可以自己驱车上路了,好开心啊!)
    回复雷雨说:
    呵呵,好,开车过来,跑长途最练车技。
    2008-08-20 08:5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