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东营写诗 - [随笔]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enghua09-logs/23667129.html

          很不好意思,天气又热起来了。我还是生活在东营,这个我多次说起的地方。但是,既然我生活在这里,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说它呢。如果我说很不好意思,我还是生活在东营,那么,会不会有人认为,我曾经承诺了什么,至少是要离开东营这个鬼地方?

          若干年前,一个朋友在东营对我说,这是个适合写诗的地方。一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弄懂,他是在夸我还是夸东营这个地方。如果他是在夸东营的话,那么是不是说,我还没有写出一首足够好的诗?但是事实是,在我已经写出的200首诗里面,应该有20首还是说得过去的。我在东营生活了7年,写了200首诗,已经不算少了。

          对这个数字,我很知足。它至少告诉了我,对写诗这件事,我是认真的。最起码,我没有放纵自己的笔,也没有狂妄到认为自己只要写出来就是好东西。

          事实上,我多次说过要离开东营。至于要去哪里,我甚至花了很多时间去想,还花了很多时间去看地图,2005年,我还坐了两天三夜的火车跑到四川去做实地考察。当时我受了乌青他们编的一本杂志的蛊惑,那本杂志上说,在四川一个叫丹巴的地方,有中国最美的乡村。后来,我还画了一个路线图,就是从陕北的榆林开始,经安康一直往南,最后在四川或贵州的某个地方定居下来。

          如你所知,这个梦想到今天还是停留在梦想的阶段。

          事实证明,我能去的地方的确非常有限。不管跑出去多远,最终,我只能回到我出发的地方。更令我灰心丧气的是,我发觉我竟然一点办法也没有。到最后,甚至都已经丧失了抗争的力气。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瘦的人,除了勉强做20下俯卧撑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

         所以,在东营这样一个地方写诗,几乎就成了我的宿命。而宿命,总是难以逃脱掉的。

          我只好去适应那一个个灰蒙蒙的天空,不断地刮着干燥的风沙的冬天和春天,以及闷热得让人褪皮的夏天和秋天。我只好在每个傍晚蹲在路边去看那些开着小白花的三叶草,当夜深一些的时候就到那个简陋的小树林里,把自己想象成它们中间最丑陋的一员。天好的时候,就去海边的渔窑里和那些不能再出海的老渔民促膝交谈,当他们不笑的时候,他们的脸上就会出现一道一道的白印子。

         在东营写诗——我越来越承认这个事实。我外表平静,内心挣扎。

         前几天,我的朋友安东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在沂蒙山的里面买下一个地方,我们先去种上各种的果树,当果树开始结果子的时候,我们就去盖上房子,一起去那里度过我们的下半生。

          但是,我已经想象不出,如果离开这里,我能写出什么样的诗歌。

    分享到:

    评论

  • 呵呵,你说滴准确。在京还好吧,去了找你们玩去。
  • 呵呵,"外表平静,内心在狂奔"